两头_散文随笔_短文学

2019-07-06 小编:殇°︿茨匛夠 分类:散文随笔 阅读(59)
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,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,在2017年5月16日的8点29分,又开始踏上了火车,拯救自己,也是遗忘自己,我知道这辆车的终点,是你的城市,一个从未到达的地方,而这一次,也仍然不会。
 
初上火车,味道极其难闻,好想拿卫生棉护死我的鼻子。拥挤的夹道,拥挤的面孔,拥挤的思想,幸运的是我可以回避这一切感受,就像回避那个在清理车厢的乘务员对着我脸的屁股,就像回避那个还爱你的我,不是回避是抛弃。车上的人大多都是民工吧,与其说他们去打工,不如说是为了生活大移民。但这味道我确定不是泥土的味道,时间稍长,味道似乎淡了好多,就好像我变成了其中一员,也许就是其中一员吧,这就是人生,无论你喜欢与否,从踏入的第一步,已经被同化。
 
也终于知道金钱的意义,它并未给你带来什么,而是决定你被同化的群体的层次,决定你是什么人。
 
作为一个人的旅途,这不是我第一次一个人,但还是接受不了一个陌生异性对我莫名其妙的笑,我知道这不是恶意,却也心头一紧,对于那头的你不知道,也不屑知道,多少次害怕我强装淡定。
 
那个陌生人又开始傻笑,夹杂着自言自语,我尽量回避他的眼神,实话我有点害怕,还害怕那个养着长指甲的怪爷爷。
 
至于这次旅途,还真要感谢我的班主任,似乎看透了我对这大学期间第二次请假的重要性,第一次是姐姐结婚的时候。既然学不下去,就找个理由动起来,放空懒惰的身体。
 
呼吸道开始疼了,我总是对味道敏感,就如兔子牛蛙这类,我都受不了。好想给你打个电话,但不能。
 
外面的天气很好,像极了曾经的某一天。也是终究回不去当初,也是终究车厢不是外面。晃若两个世界,心境又是几分天地?和自己说好,旅途的目的地是新生的开始,在那一刹那我和过去做了别,也在那一刻痴傻的笑如此温暖,我也要如他,把最好的最纯的留给世界,把支离破碎扔给回忆。
 
多短的轨道也有两头,多长的分别也有终始,要想人生重活,首先要知道何时放手,忘记那个不爱你的人,忘记那个不如心的自己。
 
火车到站了,往前走,别回头,也别忘了和自己介绍“你好,刘夏,请多关照”。
上一篇:碎月。流年 下一篇:秋雨漫过工地

献吻 36

巴掌 1

我要评论
热门视频
热门图片
快捷登陆
最新视频
    最新图片
      热门推荐
        公众号

        微信扫一扫
        公众号更精彩

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X